二叶子—尬聊小天使

为了拯救法国,九位ABC决定成为偶像

【AE】 断章 四

似乎很久没更了_(:з」∠)_
本来在下只是想写个西幻的文,但越写越奇怪,最后就成了这个可爱的鬼东西,也改不回来了,倒是好想睡(虐)Ezio_(:з」∠)_
就这样吧
——————————————————————————————
7.图书馆与你的骸骨
        还剩13个。
        随着袖剑弹回的清脆声响,Ezio默默在心中这样计数。
        腰间的苹果光芒愈发强烈了,鬼知道是因为什么。说不定是城堡里的另一只苹果——他当然看到过Altair摆弄过它,在梦里。虽然他知道两人的相遇有九成九是这个蕴涵无尽能量的银质小圆球的功劳,不过他更喜欢用梦境来形容。一个如此真实,却又缥缈如浓雾般,怎样伸手也夺不回来的梦境。
        当然,他还知道自己已经快支撑不住了。明明没有使用一次金苹果,它却因为另一个苹果的接近,越发不稳定起来,不断折磨着自己的心神。其实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将苹果藏起来,但Ezio会将这样一个圣器放在这个满是圣殿骑士的城堡中,将希望寄托于一个“可能不会被发现”之上吗?这绝不是他的风格。
        他已失去太多,所以总想将万事护得周全。
        城堡中大半的圣殿骑士都被他用落下的石板封住了去路,除却来路上满地的尸体,现在还剩下13个。Ezio没有精力再与他们周旋了,现在,直接去那个鹰眼标记的金色地点才是最佳方案。
        脚下的楼梯似乎要延伸到地狱的业火之中那样,深不可测,唯有转角处透着一缕黯淡的光晕,像恶魔的利爪,捏住希望的碎片,引诱他,走向万劫不复。Ezio靠在墙壁上,大口穿着粗气。他现在倒是觉得不适的源头是城堡中稀薄的空气。原本还好,不过加上剧烈的运动,他现在所需要的氧气远高出空气中的浓度。
        要是死在这里,说不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我在想什么呢!
        Ezio使劲晃了晃疼的快要裂开的头,如果这样能缓解疼痛就再好不过了。当然,如果。
        下面……
        突如其来的悠远人声让他本能的放轻了脚步,借着石壁上凸起的浮雕两下爬上了横梁。
        一个、两个、第三……
        他的指尖以几乎不可见的幅度晃动了三下,露出一个微笑。
        “安息吧……”
        Ezio回头望了一眼暗如泼墨的走廊,总觉得从那漆黑的怪物深处传来脚步声,一阵,一阵,越来越接近了。
        但鹰眼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Ezio摇了摇头,又向另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暗之口走去。
        “也该让这些破事有个结局了。”他喃喃道,随后又勾起嘴角,发出一个嗤笑的鼻音,也不知道是在笑谁。
那个在结构图上仅是张简笔画,连名字潦草的字迹写上的“图书馆”的石门终于被打开时,Ezio感觉自己的心脏颤动的愈发剧烈了。
        里面更黑了。
        他的大脑跟他说:“你其实早就知道结局了,不是吗?”
        Ezio面对着黑暗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做。没有使用鹰眼,没有点燃火把,甚至连向前走一步都没有,金苹果的光芒被完全隐去,没错,就应该是这样。
        他猜到里面会是什么了……
        但他还是不愿相信,于是他开启了鹰眼 于是他点燃了火把,于是他向前跑去,于是他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悲鸣。
        他瞪大眼睛,望向那具骸骨。
        与记忆中相同的导师服,失了一指的左手,以及随着他奔跑带来的气流飘散的尘埃。
        Ezio猛地咳嗽了几声,喃喃念叨着:“果然……吗……”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他终于嘶吼了出来,似乎只要这样,就可以将现实全部打碎一样。苹果的光芒越发强烈,最终,Ezio还是抵挡不住,或是不愿抵挡脑中剧烈的刺痛。他脚步浮虚地向前两步,倒在了骸骨的正前方。
        金苹果在地上滚了两圈,随后径直滚向了图书馆的最后。石壁被震开,里面另一个发光的金色的小圆球也跟着颤动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掉落。
        石室内,回荡着一声绵长的叹息,随着一次次的反射,最终还是消失了。
        脚步声越来越响。
————tbc.————
你们觉得我会写虐吗?要不你们猜猜那声叹息是谁的_(:з」∠)_

【AE】断章 第二发

真想把名字改成断片,写的时候脑子就跟断片了一样
短♂小♂精♂悍的一更
一切ooc都是因为挨揍还小
一切ooc都是因为挨揍还小
一切ooc都是因为挨揍还小
——————————————————————————————
4.叛逆
        “为什么我不能现在就去杀了那个混蛋!”Ezio怒气冲冲的向他的导师吼着。十九岁的他或许不是很会察颜观色,自以为“靠实力”赢了一场后,就充满了自信,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统一起来叫喧着复仇,仅有的阻碍是他的导师,他无比尊重又爱戴的人。
        Altair对Ezio了解的透彻。他清楚Ezio有着足够强大的野心,却缺少与之相称的实力。Ezio太狂妄了,而没有人比Altair更清楚狂妄的后果,不是吗?
        他就不该放水的。
        Altair被吵的烦了,吐出一句:“你还太弱。”直接一拳放倒了Ezio,整个人压在他的身上。
        他左手锢住Ezio的两只手腕,看似随意,但Ezio过度发力而颤抖的两臂告诉他,导师用了多大的力气。
        Altair对着Ezio的脖颈处弹出袖剑,随着金属摩擦声,剑锋在皮肤前半寸的地方停下。明明连皮都没有蹭破,剑刃刺破血管的疼痛和血液汩汩流出的温热触感已传入他的大脑,Ezio紧闭起双眼,头猛地旋向别处,一幅英勇就义的场景。
        Altair嗤笑一声,收起袖剑,用拇指轻轻的摩挲着自家学生脆弱的脖颈。粗糙的茧子在柔软的皮肤上流连,引得一阵战栗。Altair俯下身子,在Ezio的耳边轻轻说道:“如果我是敌人,你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他站起身,抖落长袍上的灰尘,又加上一句:“你还有的要学呢。”
        然后,他拉了耳根发红的Ezio一把。

5.小憩
        Ezio今天心不在焉。
        这是Altair在五分钟内第三次把Ezio放倒后得出的结果。
        问怎么了,得到的也是没什么的回答,Altair觉得有些挫败。
        脚步浮虚,眼睛红肿。终于,在Ezio十分钟内打了第十四个哈欠后,Altair再次开口问道:“你晚上在干什么?”
        Ezio与Altair对视三秒后败下阵来。他身子一软,放任自己倒在Altair的身上。“Alty,你知道吗,Paola说我太闲,昨天晚上逼着我去城外搬货,结果被几个卫兵追着跑,还被妹妹嫌弃了……”他猛吸一口Altair身上的味道,接着抱怨的话语像连珠炮弹一样蹦了出来,让Altair毫无插嘴的机会,只能轻拍怀中人的后背,以示安慰。
        Ezio正抱怨着,突然觉得视角一转,回过神来时,自己已被Altair扛到了肩上。头朝下转了个弯后,他终于想起要把头抬起来。视线中又出现了两道门和一段楼梯,之后被埋入一堆软垫里。
        “睡一觉。”Altair说,接着翻开一本不知道从哪拿的书,坐在Ezio的身旁。
        Ezio悄悄的睁开一只眼,见Altair没注意到自己,伸手抓住他红绫的一角,侧着身心满意足的睡去。他没注意到,Altair的身子刚好挡住了斜射到他脸上的阳光。
——————tbc.——————

下一更大概就要开车了,如果我开的出来的话

春宵苦短夏日躁,但求一睡艾吉奥_(:з」∠)_

【AE】断章 一

开学前最后一更(虽然二十天前就开始补课了)
随心而写
——————————为期初考试攒人品——————————

0.故人

    马西亚夫的酒馆里逐渐热闹了起来,老板却早已见怪不怪了。自从那天后,总有大批身着铠甲的军队在这里驻扎,所为的都是相同的东西:城外那座闹鬼的古堡。 

    至于古堡究竟有什么,无人知晓。

    来酒馆的除了村子里几个嗜酒成性的人,其他大多都是新面孔,士兵们往往单手将头盔夹在腰侧,三五成群的走进来,像今天这样一个大铁皮桶子也没有的时候,很少。

    “这里一直都是这么热闹吗?”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穿破大门外喧嚷的杂音,传入板的耳中。他低头,看到左前方不远处,那个带着白色兜帽的男子正把头转向他。那人一手轻晃着酒杯,另一只手不耐烦的敲着桌面,不知是对大量士兵感到厌烦,还只是单纯的性格问题。

    老板弯下腰,与坐着的人目光平齐——虽然他看不清那人兜帽下的眼睛——刻意装出一幅惊讶的神情,开口说道:“啊呀,客人你不知道吗?这可真是稀奇啊,我还以为这事已经传遍了呢!关于那座封印着恶魔和无尽财富的古堡。”

    果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那名青年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哦?说来听听。”他的手不再敲击桌面,而是叠在了一起,十指交错,拖住了下巴。

    “听说九年前的满月之夜,马西亚夫之城东北方向的那片雪山之上的城堡里,突然透出一阵金黄色的光芒,一瞬间将黑夜照的如图白昼。就是那座那座用整只手臂那么长的砖石砌成的城堡,我记得它的墙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门前有一片巨大的广场。城里的长者说,那是里面的恶魔试图冲破封印发出的闪光,但还是有几个耐不住性子的年轻人带着火把和武器走了进去,虽然全都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但没人能说清楚他们看到了什么,有人说是拿着长刃的白色幽灵,也有人说是披着长袍,有着金色瞳孔的恶魔,当然了,还有人说什么都没有,他被一片虚空抓住了手腕,扔到房间的另一侧。”

    “所以这里的圣殿骑士就是为了这些?有趣。”那个青年挑起一丝微笑,直到这时,老板才注意到他嘴角有一道不明显的伤痕。“那么传说中的城堡里有什么?财富?智慧?权利?总是这几样东西,不是吗?”

    “可惜没人知道。他们占据了这座城堡九个月,刚开始有几百个人在彻夜不眠的搜索,但一无所获。现在呢,人们都撤走喽,只剩三四个小队,顶多也就六十个人。”老板看了看青年的表情,突然产生了一丝好奇:“那你呢?冒险者,你是因为什么踏上这片土地的?”

    “故人。”青年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吐出这个词汇,又加上一句:“对了,城堡,是那座吗?”他指了指窗外的某个方向。

    酒馆的门吱吱呀呀的响着。窗外,风刮得正紧。

 

1.迷茫

    Ezio是一名刺客,虽然他的狂战士天赋让他用一把扫帚也能屠城,虽然他有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圣器——金苹果,但他的确是一名刺客。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当上刺客。虽然众所周知,他的父亲是一名银行家,他是家中的次子,在他17岁时家族被陷害,他侥幸逃过一劫。直到他在Uberto Alberti还温热的尸体旁大喊着“奥迪托雷家族没有消亡”之前,人们都早已忘记乔瓦尼还有一个叫Ezio的儿子,这之后,他却化为了刺客最锋利的袖刃,所到之处,无人能敌。

    没人知道这三年他在哪,做了什么,没人知道他的老师是谁,他仿佛就是小说中的男主,掉下山崖后寻得了盖世高人,苦练武功,终成正果。

    有人曾问过Ezio他的导师是谁,他当时单手托着腮,露出一幅迷倒万千少男少女的笑容,回道:“当然是我的梦中情人了!”前者却皱着眉,一脸厌恶:“woc你笑的好恶心啊!”

    其实Ezio还有下半句:“可是我再也梦不到他了。”

他只对一个人说过这句话,那个人听Ezio倾诉时正随意的切着塔罗牌。

    “是吗?”那个人是这样回答的。“Mr. Auditore,您说的那位Altair,在您最落魄的时候出现在您的梦境中,教导您,指点您的行动,而当您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之后,却又消失不见了。更何况他与您有着相似的面孔,所以,最合理的解释不就是Altair是您的潜意识吗?他教导您的东西,都是您无意识中学到的东西,只是借着这个契机又想起而已。”在Ezio反驳之前,他摸出了牌位最上方的六张牌,摆成金字塔的形状。“选两张您喜欢的吧。”

    “正位的皇帝,与年长者的爱情,倾恋之心终将得到解答。看来是个好结果。”

    “逆位的月亮,一段坎坷的旅途。”

    占卜师最后收起牌,微笑着说道:“希望您能满意,Mr. Auditore.”

    之后Ezio便踏上了征程,目标并不是什么浩瀚苍穹,只是一座城堡而已,一座他虽然只在梦里见过,却又连哪块砖缺了半个角都熟悉的城堡。

    Ezio先是在他的家乡寻找,之后又辗转到了罗马。多年的跋涉早已磨平了他的轻狂,他有时会默念信条,思考既然万事皆虚,那Altair究竟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一片虚无呢?

    他也曾有过放弃的想法,如果不是他的朋友无意中打翻了他按记忆摩下的古堡,又随口一句:“你喜欢黎凡特地区的建筑?”他也许只会在外乡漂泊几年,最后无功而返,而不是像这样偏执的踏遍黎凡特的每一座城池。

 

2.初遇

    前一天还一脸关切的UbertoAlberti今日却站在处刑台上,高喊着“叛徒”,呵呵,这是多么的令人热血沸腾啊!民众对贵族间的争端一无所知,他们全都一幅看好戏的样子,有几个还窃窃私语着,当处刑台最终被无知的人民所包围时,私语声早已化为了嘈杂的议论,甚至快盖过了Uberto Alberti无端的控诉。

    Ezio的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也不知是在嘲讽Uberto Alberti的两面三刀,还是在嘲讽自己的无能为力。家人在自己的眼前被处死,却顾忌着卫兵,连处刑台的边缘也摸不到。

    父亲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对他做着口型,让他快离开,但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感觉胸口有什么地方“啪嗒”一下,掉了下来,剩下一片空洞。

    直到卫兵围上前时,他才想到了“逃跑”这个词。没错,“逃跑”,Ezio从未想过自己会临阵脱逃,虽然现在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他心中依然很不是滋味,却无法抱怨。

    毕竟一切都是他的无能导致的。

    不知是什么东西打中了他的头部,鲜血顺着脸颊流淌下来,蜿蜒着跳入眼眶。Ezio没有在意眼睛异样的感觉,只是回头瞥一眼发红的人影,接着奋力向前跑去。

    当Ezio摆脱卫兵,回到他十七年来一直生长的地方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家中早借着搜查被搬空,连最后一丝温度都伴着颜色消失了。Ezio闭上那只被血污侵染的眼睛,又睁开,重复多次之后,他终于确定,随着家人的死亡,整个世界的色彩也离他而去了。

灰色,灰色,还是灰色,或深或浅的灰大片大片的压在他的肩头,直到这时,Ezio似乎才相信家人已死的事实,他终于跪倒在地,无声的啜泣起来。

    “孩子,你为什么要哭呢?”一个低沉的男声越过Ezio的肩头,传入耳中。Ezio回头时,被一阵耀眼的金光晃的差点睁不开眼。在他眯着眼睛想要适应这一切时,金光之中伸出了一只手,轻阖上他的双眼。“孩子,你太激动了,深呼吸,将心平静下来。”

    最后的几滴眼泪从他的手掌划过,他干脆抱住了那个极度脆弱的孩子,一只手轻拍他的后背,试图抚平怀中人的抽噎。

    Ezio试着跟随金光的话语,大口的吸气,又吐出。他的心跳终于恢复了正常,再睁眼时,所有的色彩都回到了他的眼中,原来的金光淡去,只一个白袍长者,穿着与他相似的衣服。他身后的地砖,墙壁,甚至远处墙上悬挂的旗帜,在Ezio的眼中都是从未见过的,另一种遥远的风格。他回头,自己的身后的走廊还是记忆中的样子,眼前却是另一个未知的世界。两条明显不是同一风格的通道就在他和面前人的脚下交汇。

    我一定是疯了,Ezio这样想着。

    “刚刚我的眼睛怎么了?”他听自己的声音问道。

    “鹰之视觉,这是上天赐予你的礼物。”

    此时的Ezio并不是很理解这句话,他只是低下头,用还带着哭腔的嗓音,闷闷的说了一句:“我叫Ezio Auditore,刚刚,谢谢了。”

    “AltairIbn-La'Ahad.”

 

3.夜色

    佛罗伦萨的夜空格外澄净,Ezio静静的躺在屋顶上,为防止积水而设计的弧度刚好能让他舒服的靠着,任由夜的潮气慢慢浸润衣襟。

    日历上的红圈告诉他,距UbertoAlberti的死亡快有一月了,而他的记忆告诉他……

    “你的实力已完全能与你的野心相称,我也没有教导你的必要了。”Ezio还记得自己当初并不是很理解这句话真正代表了什么,他当初干了什么呢?貌似是追上那个转身的背影,想开口询问,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伸手,刚好穿过了Altair身后红色的飘带,瞬间,眼前一切都像滴入水中的墨滴,渐渐晕开,直到没有一丝痕迹。

    那天之后,他再也没见过他。

    “没有星星啊。”Ezio喃喃自语。

    

“导师,为什么这里看不到星星呢?”Ezio坐在屋脊边缘,两条腿恣意的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圆弧。

    天空被墨色掩盖,像一张巨大的毯子,遮住一切光芒,唯有那一弯上弦之月,在破洞之处发出惨白的光晕,多么渺小,又多么脆弱,仿佛一只手就可以捏碎一般,无力地与这片黑暗抗争。

    Altair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没有开口。

    Ezio干脆双手撑着城砖,放任自己的头向后仰去,兜帽因为这个动作滑下,懒散的挂在身后。他发现,这个角度刚好允许他凝视Altair的双眸。

    “Altair,你的眼睛,比星星更美。”Ezio露出一个微笑,不是那种在女士面前礼节性的笑容,用Altair的话说,当时Ezio的神情像个发现宝藏的孩子。

Altair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转身径直离去。Ezio刚开始有点疑惑他的不辞而别,当他把身子正过来时,突然明白了什么,猛地蜷缩起来,用手遮住发烫的脸颊。


————————tbc.————————
好想睡挨揍_(:з」∠)_
好想写BE_(:з」∠)_

【AE】负伤 一发完

我爱摸鱼,摸鱼使我快乐

——————————————————————————————
        Ezio独自一人在黑暗的角落里大口的喘息着,失血过多已经让他的头脑变的昏沉。
        他在心中骂了句脏话。“Cazzo,早知道就不这么轻敌了!”
        但现在后悔也于事无补,敌人过不了多久就会搜查到这个房间,然后便是乱枪扫射,运气差点说不定还会被拷打。总之,Ezio十分清楚,在十几把枪的面前,一个重伤的刺客大师连笑话也算不上。
        他突然想到了Altair。他心里十分清楚,Altair现在正在罗马执行任务,最快的话,大概也要明天吧……
        看来是见不到了啊……
        也不知道那个混蛋得知自己的死讯,会是怎样的表情呢……还会是那种不屑的态度吗,或者……
        想到这儿,Ezio突然轻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缓缓低下。
        门外却又是另一番景象了。最前方的三个人依然呈站立的姿势,但脖颈上深入两寸的飞刀却已经宣告了他们的死亡。随后接连三声重物倒地的声音,又完美的掩盖了兵器刺入肉体“噗”的一声。
        不,不只一声,随着白袍的舞动,人一个个倒了下去,兜帽下的人挥舞着手腕上的袖剑,干脆利落的收下了他们的灵魂。
        最后一句尸体落地的声响还未完全消散,Ezio躲藏的房间的门就被猛地踹开。
        铁门撞上墙壁时发出雷鸣般的巨响,将Ezio原本昏沉的大脑震的清醒了一点,可这样又有什么用呢?现在他的身体状况已经无法让他对这种情况做出应对,他现在就连起身也要使上全身的力气。
        Ezio抬头时,看到的就是Altair愠怒的脸。
        比起被Altair惩罚,他现在倒是宁愿被卫兵打成筛子。
        Altair又走近了几步,将一片阴影投射在了Ezio脸上。Ezio的嘴角牵起一个假笑,却因为脸上的伤口而倒抽一口凉气。
        Altair的眉蹙的更深了,他微俯下身,一把将Ezio拎起,狠狠撞在墙壁上。这一下让Ezio觉得他的五脏六腑都完美的移了个位,喉间顿时一片腥甜,口腔中满满的血腥味,此时偏偏一片温暖的东西探入他的口腔,将那种令人不适的味道带走了大半。
        Altair随意地用手背抹去唇间的血迹,却因为没擦拭干净,导致唇上一片艳红。看到Ezio明显愣在了一边,Altair的表情终于有所缓和。他将唇凑到Ezio的耳边,用很轻,但不容反驳的语气说到:“等你伤好之后……”没有说完,但两人都清楚话里表达的意思。然后,他将Ezio拦腰抗起,也不管有没有牵扯到伤口,快步离开了这座毫无生机的建筑。

【摸鱼】单纯想看二太爷耍帅

随便编了两个NPC凑数_(:з」∠)_
————————————————————
        “今天一定是我的受难日!”穆阿兹这样想着。“先是理解错了客人的意思,白白错过了一个上门的生意!接着要进的一批货没按时送到,取货的时候为了快点抄近路,结果得偏偏罪了兵老爷!现在货没了,命估计也保不住了!”他看着面前六个不怀好意的卫兵,一边说着阿谀的话,一边向后退去,直到背撞上坚硬的墙壁。他清楚,他已无路可退。
        在这条小巷中,远离了闹市的喧哗,任何声音都会被无限放大,比如心脏快到将要跃出胸膛的声音,比如吞咽口水时被迫断掉的喘息声,再比如兵器划破长空刺入肉体的声音。
        刚开始只有小小的“噗”的一声,没人意识到那是什么声音,穆阿兹也只是看到离他最远的三个卫兵诡异的抽搐了一下。直到那三人接连倒向地面时,他们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有两人立刻冲上前去查看情况,但不用上前,他们也足以看到插入后脑的三把短刀了。
        有一个卫兵刚上前两步,却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仿佛害怕再一把飞刀把自己送上路,而另一个依然做着无用功,试图唤醒队友。
        那个卫兵用余光瞥见身后的同事身形一矮,他本想打趣几句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站起身时,却发现一名白袍刺客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眼前。随着寒光一闪,他低头发现刺客的手已经呈掌状抵在他的胸口,腕上的刀刃完美避开了他的骨骼。
        最后一个卫兵明显僵住了,直到刺客转向他,他才想起自己腰上的刀不是装饰。他单手拿刀,弓着身子,慢慢靠近刺客。刺客就这样站着,不拔刀,也不躲闪,只是收了袖剑。他的兜帽拉的很低,看不清表情,但卫兵觉得刺客一定是在嗤笑自己。
        他挥刀之时,刺客微微向右让了一步,半转身,左手擒住卫兵的手腕,右臂抵着他的胸口,竟直接将骨头撤了下来!
        瞬间刺客已将卫兵狠狠的撞在墙上,没有理会他晃动的右手。“巴格达迪在哪?”明明是一个问句,却被用不容反驳的口吻说了出来。
        “不……不知道!”卫兵的话还没说完,小腹便挨了两拳,刚好打在胃上。他干呕了起来,又有接连几拳,不算特别重,但每拳都刚好打在了要害上 疼痛瞬间被放大百倍。他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终于断断续续的将位置说了出来,刚想松一口气时,却看到刺客的笑容,接着,刺客的左手按向他的脖颈。
        Altair甩了甩手,随着袖剑收回时清脆的响声,几滴红色的液体滴落在地上。他弯腰拔出最先射出的三把飞刀,随意的擦拭了一下,收回腰间。
穆阿兹早已顺着墙滑下,半跪坐在了地上,当他想要道谢时,刺客早已消失在了屋后,而地上的血迹还没有凝固。

二叶子:好想被Altair袭胸啊ˉ﹃ˉ
Altair:弹出袖剑
二叶子:别别别二太爷您袖剑收好ORZ
——————————
其实巴格拉迪是isis首领的名字,被我拉过来当炮灰了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