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叶子—尬聊小天使

为了拯救法国,九位ABC决定成为偶像

育碧球里的NPC(一)

虽说是一,但以我的坑品估计只会有一了
玩到哪写哪,鉴于我只知道二太爷和挨揍的剧情,就只有他们俩,cp是有的,EAE,原创吐槽NPC也是有的,不然我写什么呢_(:з」∠)_NPC的cp也是有的_(:з」∠)_
不废话了,上文吧
_(:з」∠)__(:з」∠)__(:з」∠)__(:з」∠)__(:з」∠)_
1.
我是一个NPC,由于官方偷懒,曾出现于刺客信条的各个游戏中。
其实NPC也有名字的,比如我叫Unnamed……算了,我还是没名字吧。
2.
“嘿!Unnier”
我措不及防的被拍了一下,回头,噢,意大利老色鬼。
即使这样,我依然露出了微笑。“有什么事吗,Ezio?”同时心里默默算到:有二分之一的几率是找Altair的,六分之一是找Leonardo,六分之一是找妹子,还有六分之一是想吃邵云做的饭了。
对,我忘了,这台电脑上没装刺客信条编年史。
“Unnier,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我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没有见到Altair了,你知道他在哪吗?”
“Well,他可能是去做任务了吧,或者是训练新兵了?你知道的,你们刺客只要能上房就绝不走地面,所以,”我摊了摊手,“无能为力。”
“不过前几天我看到他卡bug进了威尼斯……”我又补充道。
3.
其实我们都挺讨厌有人玩游戏的时候的。
Altair表示玩家水平太渣,老是会把他掉水里。
Malik表示那个叫novice的场景总是会被恶意的重复好几遍。
Ezio表示自己不想用金苹果,伤血伤的可疼了,还要一脸娇羞的跪地。
克里斯蒂娜表示每一周目自己都要失身一次。
Leonardo表示玩家似乎对dlc里自己的娇喘特别感兴趣。
卫兵表示,自己不但被人杀了,还要被摸尸,呵呵。
我代表成千上万的NPC表示,我们NPC不容易啊!被撞掉箱子罐子的就不说了,还被人撞!被人撞完被马撞!被马撞完还要为刺客挡枪挡箭挡石子!要是女的还要被看福利!老娘不玩了!
然后玩家就看到了一打卡在墙里的NPC。
4.
讲真,虽然主角是很厉害没错,但我最服的人还是大黄,她是游戏里唯一一个会熟练运用bug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敢把Altair卡到地下的人。
当时的画面可美了,在水面的贴图下,一只Altair在里面活蹦乱跳还没有失去同步。
后来这件事和Malik失而复得的左手,Ezio没唱跑调的那首歌并称为育碧界的三大bug。
对了,你们不会单纯的以为三大bug就只有三个吧。
5.
我是不是把Desmond忘了?
算了,反正他也没男朋友,我为什么要提他?
别说看门狗,电脑上没有。
6.
育碧球里毕竟还是很无聊的,NPC也就那么几个,反反复复的出场,几个月之后我就能熟悉所有人了。
这个时候就能凹显出大黄的作用来了。我们基本上没干什么坏事,真的,也就把钠钾铷铯钫之类的玩意扔到水里,算一下飞刀的抛物线能不能经过行人,最过分的也不过开一下脑洞码两篇文而已。
7.
Ezio曾经在招募刺客小弟的时候 跑遍了全城,只为招募妹子,只可惜人品不好,有一个点只会刷出汉子,然后他就来找我了。
他在五米开外单膝跪地滑行过来,准确的抱住了我的大腿。
“嘤嘤嘤嘤Unnier帮我个忙好不好,帮我去招惹一下卫兵,然后我再去救你,这样我就能拉你入兄弟会了嘤嘤嘤嘤。”
妈的智障。
后来我才知道,Ezio抱了所有无阵营的女NPC的大腿,只有我傻不拉叽的去招惹了卫兵,妈的智障。
8.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部电脑上只有刺客信条2的时候,我一直认为Ezio和Leonardo是真爱。
一切的改变,都始于那个晚上。
那天,兄弟会刚下载好的那天,主角们开了场宴会欢迎新人,我们这群NPC呢,有凑热闹的,也有像我和大黄一样,躲在小角落里看过场动画的。
我们原本只是单纯的一起从头开始,然后它就开始污了……为了保护纯洁的大黄,这些污言秽语就都由我来承受吧!
于是我们就分头看了,我真的是为了她好,我才不污呢,我一点都不污!
过了又不知多久,大黄一把拉过我,猛地一拍我的肩。“二年,我这里有些东西,你可能无法承受……”
我真傻,真的,我不该好奇的!
“你不必骗我,萨莱很适合你,我支持你们。”当Ezio说出这段话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
“Leonardo口不择言了?这还是第一次啊。”
看完了这一小段,我默默掏出了放在煤油里的铯,把他扔到了萨莱身边的河里。
您的好友 萨莱 已失去同步。
9.
电脑上的刺客信条1是在启示录之后下载的。可能是因为没有字幕吧,所以到现在还没打通关过,不过它的过场动画我们——我和大黄——早就看了很多遍了,听不懂还有二太爷同声翻译,嘿嘿嘿(*/ω\*)
啊对,我想说的不是这个,而是启示录。
Leonardo从2里面那个热情的小伙子渐渐变成了胡子拉碴的大叔,而在启示录里再也没出场过。
开头那个一脸热情的搂过Ezio的约瑟夫领了便当。
克里斯蒂娜,那个温柔又不失风雅的姑娘,湮没在了时间的车轮下。
Malik,一句话就判定了他的死亡,死在自己的同袍之下,那句novice,终究是再也没有说出口。
我看着Altair逐渐老去,那马西亚夫高傲的白鹰,也会老的跑不动路了,年轻时不费吹灰之力的台架,现在也手足无措起来。
图书馆里没有书本,没有知识,仅余一具尸骨,左手无名指的缺失,表明了他的身份。他累了,他蹒跚的挪到椅子边,坐下,就再也没有起来过。胡子花白的Ezio半跪在刺客导师的面前,窥探到了他的死亡。
Ezio的刺客生涯也结束了,19岁时复仇的热血,早被罗马的风沙吹灭,他是一代刺客大师,但他也累了,他不是Altair,他不会把一生都贡献给兄弟会,于是他退出了,转身去寻找自己的温柔乡。
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
原来,我们终究敌不过时间。
10.
“嘿,Unnier你在发什么呆呢?我们的小公主皱起眉来可就不好看了。”
“Ezio,其实你唱歌挺好听的。真的。”如果能认真唱的话……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