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叶子—尬聊小天使

为了拯救法国,九位ABC决定成为偶像

【ER】一次关于酒精饮料和阿波罗的对话

在一篇日神酒神文里看到了结尾的一句话,觉得超级撩,就放飞自我在OOC的边缘试探,码了篇短小的沙雕文
应该有一点点点点双C,真的只有一点

————————————————
        安灼拉声明,他在艺术方面没有任何的天赋,对于画作的欣赏程度也仅到能看出来“它们很美”罢了。
        但这不妨害古费拉克硬塞给他一张卢浮宫的入场券。
        是的,安灼拉仍记得前一天晚上,古费拉克不由分说地抽走了他手中的演讲稿,后退两步坐到桌上,刚好挡住了他的资料。“从纯粹理性中逃离出来吧,你也该换个脑子了!”对方用歌剧的唱腔说出了这句话,眼中全是狡黠。
        可祖国的好花朵人民的好领袖大R的好信仰会做出追着古费满缪尚跑这种掉价的事情吗?他只会求助地望向公白飞。
        那句“飞儿”还没出口,古费就伸长了手试图阻断两人的视线交流,由于他还在用腿压着安灼拉的资料,所以姿势显得十分扭曲。“别想了安琪,我们是一伙哒!”
        看到轻轻点头的公白飞,安灼拉意识到,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有那么一瞬间,安灼拉甚至想把票丢给格朗泰尔,但是公白飞毕竟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好家长,这就是他拿着票根在卢浮宫里手足无措的原因了。
        他原本是准备跟着人群在馆中绕几圈的,直到他看到了格朗泰尔,顶着一头熟悉的乱毛坐在他的右前方,正聚精会神的临摹着一尊雕像。
        安灼拉眯起眼,他的衣服上是不是还有酒渍?
        “我以为这里不允许酒精饮料入馆?”
        听到这声音的格朗泰尔完完全全愣住了,铅笔在纸上停顿,留下一个浅浅的凹陷。他回过头来,用常有的那种温和而尴尬的目光扫过安灼拉的金发,然后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嘘,我的阿波罗,这可是我偷渡进来的,你能想象没有酒的大R吗,失去了最好伴侣的我可是什么都画不出来啊。”
        安灼拉想说能,脑海中的词藻自动地拉起手来,在他的神经上跳着笑着,组成了一份演讲稿。接着他又想起了飞儿“善意”的提醒:“要是让我知道你又没忍住鼓动了路过的无辜群众,以后的演讲稿就别想让我给你校对了。”
        他想了想还是把那些已经飞驰到唇边的词语咽了回去,重新加工成一句疑问:“你在干什么?”
        “我在画你呢。”
        安灼拉扫了眼他画的雕像,果然,“阿波罗”。
        “所以?你就这么执着于叫我阿波罗?”
        格朗泰尔笑了笑:“怎么?我以为你又会和我关于众生平等没有人该被神化辩论一场?”
        安灼拉无奈的抿了下唇:“我今天被古费和飞儿逼着休假。”
        “然后呢?你那份严肃劲儿也被他们给带走了?竟和我说笑起来!”
        安灼拉皱眉道:“我本来就不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
        “哈,那你对自己的定位偏差还真是大啊!”格朗泰尔耸了耸肩,收起素描纸,合上画夹。“这仿佛像是丹东在跟我说他是个大众情人一般有趣。”
        安灼拉以挑眉来表示他的不满。
        “你不画了吗?”他问。
        “真正的神祗就站在我的面前,我何必再对着一尊塑像诉说情衷呢?走吧,阿波罗,我带你转转,我敢打赌你绝对没有仔细欣赏过如此绝妙的艺术。你掌管着光明与理性,但到了艺术与狂欢这块,就要让快乐的狄俄尼索斯为你指点一二了!”
        “我以为阿波罗才是艺术之神?”
        “这只是比喻,比喻你懂吗!我当然知道你不可能真的是阿波罗,不然早就推翻父权王权宗权三位一体的宙斯建立共和国了!”
        “那你还这么说?”
        格朗泰尔把安灼拉推到他刚刚临摹的雕塑前,微笑着说:“和你自己打个招呼吧!”
        安灼拉的双眸由上到下扫过那尊云石雕像,摇了摇头:“我觉得一点也不像。”
        “当然,阿波罗的美哪是我等凡人可以定格的?”格朗泰尔却丝毫不在意。
        安灼拉本是想反驳他刚刚还说自己是狄俄尼索斯的,但是看到格朗泰尔在人造光源下泛着暖黄的棕色卷发,和难得亮得透彻的墨绿色眸子,他觉得他的理性怕不是被忘在古费抢走的那份演讲稿里了。
        他意识到了些什么。为什么马吕斯的表情飘渺而梦幻,为什么古费拉克的眼里闪着光,为什么格朗泰尔总是温和地望向他。有些事情他一直都知道,只是脱离了那个“富人家的独子”的身份太久,他自己都快忘了。
        他没有阿波罗的理性,更何况,阿波罗也曾为狄俄尼索斯屈膝呢!
        安灼拉向前一步握住对方的手:“你总是说我是阿波罗,那么,我可否邀请你,与我同住德尔斐?”
        格朗泰尔愣住了,如簧的巧舌仿佛被缚上千斤重担,没有喝多少酒,喉咙却异常辛辣。他的脸涨得通红,最后还是很没有骨气的点了下头,轻轻回握住他的神祗。

————————————————
※当天两人在塞纳河畔激情烛光晚餐,格朗泰尔隐隐觉得,安灼拉可能真的,没那么严肃。

※古费拉克凝视着格朗泰尔新改的推特名许久,微笑着对公白飞说:“我有个计划!”

※格朗泰尔的推特名由“画遍卢浮宫的阿波罗”变为了“画遍我的阿波罗”

※安灼拉曾经也有个“富人家的独子”设定,如果他那时积累了点撩人的经验……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