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叶子—尬聊小天使

为了拯救法国,九位ABC决定成为偶像

莫扎特的眼中泛着诡异的光

看标题就知道这不是什么正经玩意了,没错这就是一个各种玩梗没有文笔的长段子or脑洞?

        莫扎特是萨尔斯河万千小鱼中的一条,放心,不是草鱼,没有一条草鱼会有着金色的鳞片和亮闪闪的星星的。
        小时莫扎特就深受他母亲玛利亚睡前故事的教诲,包括“年满25岁他就会从鱼变成人鱼”,和“不要爱上人类,不然他的眼中会泛着诡异的光”。
        深受他那位音乐家父亲的熏陶,莫扎特从小便在音乐方面有着过人之处,他在四岁时便能根据气泡在水中涨破的频率演奏出一首曲子,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之后某位著名音乐家的曲子《鳟鱼》灵感并不是来源于此,这是重点,下次考试要考,请同学们记住。
        身为一条热爱自由的鱼,莫扎特干过的最光辉的事迹大概就是拍了萨尔兹堡大主教一脸鱼腥味的水之后,气哼哼的吐了圈泡泡,组成一个“libre”的字符,然后顺着萨尔斯河游走了。
        之后的莫扎特曾在巴黎略作休整,第一个晚上,他看到一个穿的像个大蛋糕的姑娘在河边拿着折扇唱唱跳跳,哼着诸如“耶~~耶~~跳舞来忘记”之类的歌,第二个晚上,他看到一个穿着红马甲和黑披风的小个子在桌上窜上窜下,带领一队公民吼着“你为何跳舞”,他莫名觉得这两人有点配。
        “您们法国人都这么喜欢跳舞吗?”莫扎特问一旁的粉象。
        粉象尴尬的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受到了一个诅咒,在我写完一支歌之后,我突然发现我开始瞪谁谁跳舞……”
        “那您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跳呢?”
        粉象沉默良久,最终开口:“我走路很稳,真的,您要相信我……”
        离开后他似乎听说某个领袖在河边唱阿波罗之类的歌,不过他并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在他25岁那天,莫扎特游到了多瑙河,那里他遇到一个将夜晚献给杀人交响乐和安魂曲的修仙党,接着悲哀的发现,他恋爱了。
        完全无视了母亲跟他讲的“诡异的光”的设定,莫扎特决定向一个人类示爱。他觉得这不难,毕竟他可是莫扎特啊,什么人没有调戏过,上到巴拉拉魔仙堡下到尸魂界哪里没有他的小迷妹和长着**的小迷妹?
        于是莫扎特兴致勃勃的开始给萨列里送花,第一天他送了一朵,第二天他送了一束,第三天他送了一捧,第四天他收到一张纸条“无论是谁,请不要在我的门口放鱼腥草了谢谢”。
        莫扎特:……
        绝望的莫扎特找到了他在维也纳认识的朋友,洛伦佐·达彭特。达彭特听了他的求助之后差点撕了稿子:“什么?您竟然想泡我兄弟?我还没有女朋友呢!”
        莫扎特:“我也没有女朋友啊,而且我也不想找女朋友_(:з」∠)_”
        达彭特:……
        法国那位跳广场舞的红衣男子也冒了出来,只不过这次他换了一身黑衣,比起萨列里的阴郁,他更像一个孩子(划)吉祥物(划)喜欢水果塔的革命家(划)啾。“您竟然想泡我兄弟?”他也附和道,眼中散发出诡异的光就像莫扎特养的驴吃了他的橙子一样。
        另一位上半身西服下半身牛仔裤直男打扮一看就没弯的汉子也跳了出来:“什么,您竟然想泡我兄弟?劳伦特会打死你的我跟你讲。”
        在莫扎特差点被劳伦特公主抱后,他吓到从左蹦哒到右再从右蹦哒到左,决定自力更生自己想办法。
        最终莫扎特还是决定送萨列里乐谱,接着被他手中的小刀吓到了。
        “我给您写谱子您竟然想要吃我QAQ”
        萨列里:“请继续伤害♪”【递刀
        于是莫扎特不明不白的就和萨列里搞上了,至于为什么,可能是因为萨列里平时习惯放左边吧?
        然后在某一个晚上莫扎特爬上了萨列里的床,与他的粉象进行亲切会晤后,终于明白眼中泛着的诡异的光是什么了。
        但是那时候他已经没多余的力气想这种事情了。

评论(14)

热度(59)